旅聯網論壇
 
進階搜尋
   
 
 
     

旅聯網論壇 首頁 帶著機私去旅行 帶著機私去旅行~~蜂鳴警報器與LED兩用手電筒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星期三 四月 15, 2009 6:21 pm
發表人 內容
LKK山客



註冊時間: 2007-02-10
文章: 412
來自: Taipei, Taiwan

文章主題: 帶著機私去旅行~~蜂鳴警報器與LED兩用手電筒 引言回覆




與牛共武的驚心動魄過程


PM4:58 離開基石從磺嘴山下來

話說回程,回程啊!

我腳步輕快,喔不,是心情輕鬆,因為厚重的雨鞋,讓我腳步輕快不起來,一度因為心腳不合一,差一點就像嬰兒學走路,左腳絆右腳,右腳絆左腳,兩腳互絆,跌跌撞撞。

在磺嘴山頂上的草原還能健步如飛,但是下了磺嘴山草原,進入陡坡森林後那些長滿青苔的火山熔岩石頭,非常打滑,必須小心翼翼行走,下山速度和上山速度相當。

5:58 回程回到大尖山草原還是走了一小時,比我預估的半小時多出一倍。

已有心裡準備可能會摸黑,但原先預估的摸黑路段是在富士古道山脊土地公石棚那裏,因為上午從富士古道土地公石棚~大尖山草原是因為邊玩邊拍照所以花了一小時,回程如果平路通常可以減少一半時間,所以預計6:30可以抵達土地公,富士古道是走在山脊不會像森林那麼漆黑,所以3月中旬的晝長6點多還可以不必用到手電筒。

PM6:05 過第二小草原走出樹林,天色已漸昏暗,赫見群牛就在前方大樹旁草原啃食青草,乍見生人,群牛也群起抬頭警戒的瞪視我這
不速之客,那神情,彷彿我是一個突然從樹林裡冒出來的具有威脅的怪物(天哪!人家是這麼可愛說...) 人牛對峙了約一分鐘,我意識到自己穿著紅色外套,於是慢慢蹲下脫掉外套,塞入背包,因為與牛距離並不遠,所以動作極其緩慢,生怕突然的大動作會去刺激到牛群,一邊用眼角餘光注視著牛群的動靜,一邊則開始思考現在該怎麼辦?

我不動,牛也不動,時間一分一秒的在流逝,天快要黑了,我緩緩站起身,不想再和牛隻對峙下去,便慢慢的移動腳步往牛群走去,步道就在牛群旁邊,可是當我前進時,那原先只是用殺氣騰騰的牛眼瞪視我的牛群竟然毫不退縮的也往前進,我趕緊停住不動,牛也停下來,

但是帶頭的體型最壯碩的那隻,卻開始搖動他的牛角,甩動他的牛尾,鼻子不斷噴氣,兩腳在原地不斷踩踏,他用牛的語言警告我,不可再前進,否則會被他幹掉!!!

我懂我懂,可是我要過路啊!好個牛大哥,請你行行好,讓個路,借我過去呀!(我在心底哀嚎著…)

但是蠻牛看不懂我的可憐兮兮的人類表情,當我嘗試著再向前幾步時

,大牛就領著他的嘍囉們快速的準備衝過來大戰一場了,我嚇了一大跳,牛多勢眾,我一人難敵眾牛,不能正面硬槓,那怎麼辦呢?識時務者為俊傑,我立刻【飛奔】入右側的蕨類草叢,可是這牛隻真是厲害,認知能力和人類的2歲嬰兒一樣,有物體恆存概念,知道我沒有不見,只是躲在草叢後而已,竟然還是聽到沉重的牛步聲朝草叢這邊逼進,心想和這群已經野化的野牛玩躲喵喵是笨方法,這群野牛比我還聰明,本想就這樣蹲著身子,鑽過草叢。從草原上方草遁越過群牛而去,可是看到比人高的雜草,實在鼓不起勇氣鑽過去,萬一裡面藏有毒蛇怎麼辦?而且情況危急我無法打草驚蛇呀!這些想法都在電光火石之間一閃而過,眼看著牛群就要包抄這片草蕨,屆時我就會變成甕中之鱉,無處可逃,被踩成肉醬了;於是趁著尚未被團團圍住之前又飛奔而出,再跑回樹林出入口,離這些野牛遠遠的,驚魂甫定,見野牛並沒有乘勝追擊,可見野牛群還是生性憨厚,若非有小牛,不然不會把地盤視為不可侵犯的禁地,平時落單的牛隻若遇人類驅趕,大都是甩甩尾巴到別處覓食去。

我定下心神,仔細盤算要如何是好,是否繞道而行?然而可避開牛群而我又熟悉不會迷失的走法就是回原路在第三草原下去淡基橫斷古道出鹿堀坪再從新富士山腰古道(土地公石棚附近的叉路)上到富士古道稜線回原地?可是這段路至少要再多走一小時以上,而且絕對會摸的【很黑】。(以上描述只有走過這些地方的山友才會看得懂)

我四下搜索可逃命之路,還有一條就是同側下方那個入口繞到草原下方(牛群上午吃草的地方)在穿出來,從牛群現在位置的後方繞一圈進入富士溪流森林的古道入出口,但這路不熟,萬一沒有穿出草原,跑到鹿堀坪梯田去,或是在林間不辨方向,宛如鬼打牆般繞來繞去,繞到天亮就慘了,害怕黑暗,對幽暗的森林感到恐懼是一回事,讓家人擔心,或是出動救援才是讓我最害怕的事,所以不熟之路,只適合在大晴天中午之前探路。

左思右想,忽然靈機一動,動物大部分都有【懼光】的毛病,何不拿出手電筒來試試看?今日帶了3支手電筒,便拿出最亮且附有蜂鳴警報器的那支LED手電筒,對著牛隻一開一關的閃動,可是這些牛群似乎不懂我這個兩條腿的【怪物】在搞什麼鬼,依然牛視眈眈的把牛角對著我,定定的不動如山,兩軍交鋒,暴風雨前的寧靜,依然對峙,

第一招出招無效,再祭出第二招,我打開蜂鳴器加上不閃動的燈光

對著牛群遙照過去,此時群牛呆若石牛,依然紋風不動的企圖用【殺很大】的神情嚇退我,寧靜的草原裡涼風吹拂起牛隻身上細細的牛毛和我身上的衣角飄飄,雙方靜靜的對峙,只有警報器嗡嗡嗡的宛如群蜂大聲鳴叫著,空氣中充滿了濃濃的殺氣,時間一分一秒的飛逝,天色愈加昏暗,感覺似乎過了一世紀之久,就在我的心情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之際,那呆立不動的牛群,忽然毫無預警的突然縱身躍起,往下方草原狂奔一哄而散,那跳起來的轟然噸位彷彿大卡車傾倒垃圾般的聲勢驚人,然而帶頭的那隻壯碩大牛,應該是領袖吧?則絲毫不為所動,依然堅守崗位,死死的盯著我的一舉一動,好吧!現在是一對一勢均力敵,我不怕你,何況我有利器在手,這蜂鳴器似乎嚇倒牛群了,是不是牛兒有過被蜜蜂叮咬過的【銘記印象】,想了半天突然想起這是致命蜂的可怕聲音而群起狂奔?

我把持著手電筒的手臂直直伸向前,強亮的LED燈光直直照射牛的眼睛,手電筒繼續嗡嗡嗡的響徹寧靜的草原,我一步步往前逼進,大牛終於放棄他的尊嚴與驕傲,往下方退了兩步,但僅只兩步,他依然誓死保護他的妻小三妻六妾(連小牛在內恰好共10隻)盡忠職守牠們的安全。

當我與牠距離最近時,我停下來,彷彿中古世紀的劍客,以神氣的劍招揮動著手電筒,示意要牠放行,大牛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挪動牠那龐大的身軀,往下暴退幾步,於是我這手持蜂鳴器,宛如持著無敵寶劍般的怪物得以安然脫困,順利進入溪流森林往富士古道而去,此時天色已全黑,進入森林之前,我再回身張望牛群,但墨黑的草原不見牛隻蹤影,依稀覺得牠們還在原地對著我看…

回到機車存放處,溪底分校的管理員過來關心查看,原來上山之前打過招呼,寒暄過幾句的村民曾向管理員交代過,注意這個隻身上山的獨行山客是否未歸?

內心被這濃厚的人情味深深感動並覺得慚楚A為了不讓家人和和這些好心人擔心,下次一定要早去早回,山裡的突發狀況和變數不是【人】所能預知掌控的。

有機會大家要去陽管處呼籲重視人與牛的安全,以前總認為牛隻不會無緣無故去攻擊人類,是遊客惡作劇挑釁造成的,經過這次與牛共武的經驗,我發現,我錯了!當牛隻變成野牛後,任何進入牠的地盤的生物都會有潛在危險。
_________________
就是愛爬山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Back To Top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1頁(共1頁)
前往:  
     
本正體中文由 SKR Studio 製作 -